猫咪网视频

猫咪网视频“这大闸蟹和大虾的味道还真不错,天羽哥,我现在是发现了,吃别人的比自己花钱还香。”

周雨薇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手中抓着一只大闸蟹,还在眼巴巴地望着盘中的,终于惹起了戴梦遥和曾思敏的不满,这丫头也真是的,自己都吃了那么多,竟然还回来跟我们抢,真是怀疑她上辈子是不是饿鬼投胎的。连续照着周雨薇的脑门儿敲了几个爆栗,这丫头是满面的委屈,可怜巴巴地望着她俩,唆着手指头,说不出的可怜。

“算你了,真是受不了。赶紧去吃吧!”曾思敏瞪了她一眼,擦擦手站起身子,坐到了李天羽的面前,问道:“天羽,咱们明天什么时候过去?”

李天羽将烟屁股轻轻放入烟灰缸中碾碎,没有去回答曾思敏的话,而是将目光落到了戴梦遥的身上,问道:“梦瑶,戴爷、东哥、唐锋他们几个都安顿好了吗?”

戴梦遥笑道:“放心吧!唐寅和滕翼过来前,就已经跟我爹他们打好了招呼,可怜山木野他们几个人,稀里糊涂就去阎王爷那里报道去了。局里已经将这件事情封锁了,没有任何的消息泄露出去,就算是伊藤千寻怀疑起来了,想要调查,在短时间内也休想调查到。明早儿,我坐镇局里。伊藤千寻查起来,也就是一个答案:我爹爹他们被唐锋给杀了,我怕消息泄露出去,故意将所有的信息都封锁了。别说是一天了,就算是坚持个十天半个月也没问题。”

“好!”李天羽点点头,淡笑道:“用不上十天半个月,明天一天就应该什么事情都了解了。对了,丁佩佩和唐忠,你都妥善安排好了吗?”

“当然了!明天我坐镇局里,有什么事情立即给我打电话,我爹早就已经暗中调集了大批的民警,潜藏在南丰市的各个角落。只要是在南丰市内,最多五分钟,保证有大批的全副武装的民警赶到现场。”

“应该是没有那个必要了。”李天羽抓起一个苹果,大口地啃了几口,随口道:“还有一点,明天派几个机灵点儿的民警,化装成便衣,在机场盯着乘飞机过来的藤泽阳太。我们要尽可能多的搜集对方的信息,任何一个小小的细节,都十分重要。”

戴梦遥打了个响指,笑道:“这个没问题。”

李天羽像是想到了什么,忙又道:“不行,我看还是算了。藤泽阳太这人精神力相当强,任何的一点儿风吹草动都会让他心生警觉。要是派去的几个警察露出什么马脚,让藤泽阳太给抓到,只是通过精神力量就能让那几个警察崩溃,说出一切。我看还是算了,反正我都会和他照面,就看看他到底有多厉害!”

“哦?这人能有那么厉害?既然你说算了,就算喽。”戴梦遥的嘴上说着,心中却颇为不服气。长这么大,她经历过太多的事情,杀人放火、作奸犯科,形形色色的人,她都曾亲手抓过,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的精神力量能有多大。暗中,戴梦遥却已经有了决定,既然藤泽阳太那么厉害,她就去会会他,不跟他照面,只是暗中窥视和跟踪他,了解他的行踪和动作等等信息也是好的。

曾思敏白了他俩一眼,没好气的道:“你来干什么?当我是透明人啊!我看你们的事情都那么多,要不明天我去兆丰集团,参加剪彩仪式吧!有市长、市委书记,还有各路的媒体记者,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

可爱甜美阳光花房姑娘迷人气质写真

“咱们现在就过去!”李天羽站起了身子,又拍了下周雨薇的肩膀,笑道:“这都四点多钟了,上午十点进行剪彩仪式,随后龙骨壮阳大补散立即上市。在这之前,是不会有任何的事情发生的,这点毋庸置疑。等到上市结束,我忙我的事情,你们还忙你们的。”

“天羽哥,我跟着你。”周雨薇忙跳起来,说不出的兴奋。

为了迎接龙骨壮阳大补散上市的这一天,曾思敏、孟飞、王小算等人是忙坏了。半个月的时间,车间设备都已经调试完毕,那些厂职工们本身就有着一定的技术能力,再受到王小算和孟飞的专门培训,已经对龙骨壮阳大补散的生产,相当娴熟。而且,在这之前,王小算等人还特意试验了几次,确保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对于兆丰集团、天羽饮料厂来说,这都是具有着一个划时代意义的日子,谁也不敢马虎大意。天羽乳业六大饮品系列、桔香液的失败,非但没有将厂职工们挤垮,反而还激发起了他们的斗志。天羽饮料厂就是他们的家,没有了厂子,他们的生活怎么办?可以说,这次的龙骨壮阳大补散,倾注了王小算、孟飞以及厂职工们全部的心血,整整半个月的时间,他们都没有离开过兆丰集团,终日里过着的也是三点一线的生活。

职工宿舍,职工食堂,再就是车间了。

任何一个小小的数据,都关系着成败得失,距离上市的日子越近,孟飞等人的心就越是紧张和兴奋,还夹杂着丝丝的期待。到了后来的几天,他们几乎是都没有再离开过车间,有几个职工拿来了凉席,困了,他们就躺在凉席上打个盹;饿了,也都是去食堂将饭菜打回来,就这么坐在地上,吃一口了事。

辛苦倒是没有什么,他们就是担心在上市的日期前,无法完成任务。

好不容易调试完毕最后的一颗螺丝,孟飞将手中工具丢到地上,空荡荡的车间内立即传来了“当啷啷”的回声。身体后仰,双臂支撑着地面,孟飞望着还躺在机器下面的王小算,笑道:“小算,你这都检查三遍了,行了。过来坐,咱俩聊聊。”

王小算戴着厚厚的近视镜,一点点从机器下钻出来,身上满是油渍和灰土。他却还是用手套擦了擦地上,这才坐下来,有些腼腆的道:“多检查一遍,就减少一分事故发生的几率。”

“行了,咱俩都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能不能不用这么正经的口吻跟我说话?嘻嘻哈哈的你会不?”孟飞照着王小算的肩膀重重地拍了一下,然后点燃一根烟叼在嘴上,又丢给了王小算一根,笑道:“来一根,你就别当好男人了,晓彤没在这里。”

“她在这里怎么了?我才不怕她呢。我……我就是不喜欢抽烟。”

“男人不抽烟,枉在世上癫。今天,你无论如何都要抽一根,这可是在庆祝咱们将设备调试完毕。来!我给你点上。”

“咳咳……”拗不过孟飞,王小算点上抽了两口,呛得直咳嗽,尽量压低着声音道:“你就别再折磨我了,再闹下去,非将大家伙都给吵醒了不可。”说着,王小算环视了眼四周,地面上铺满了草席,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厂职工。连日来的熬夜,再坚强的人体质也有些吃不消,他们闭上眼睛就睡着了,呼噜声震天响。别说是王小算是压低了声音,就算是上去踹上几脚,那几个人都未必会醒过来。

“你还他们醒来?”其实,孟飞也困,可辛苦了这么多天,就是为了明天。一想到这些,哪里还有丝毫的困意,精神异常亢奋。看着孟飞的架势,就要上去那十几个人给拽起来,却被王小算给拦住了,两个人正在拉拉扯扯的时候,车间的大门响起,一连串儿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