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优馆app下载网址进入

☆、06028-制约手段

一人提议:“找虹桥盘的来调一下色?”

一人无奈:“怎么找?我们才刚刚把虹桥盘长老得罪完一整轮, 一个幸免的都没有。那帮长老肯定下了死命令让门派近期都不准搭理赤乌宗。”

“最开始得罪的是哪个?气头是不是过了?”

“一个月前得罪的, 伤都还没好……”

“赶紧给人送药啊。怎么下手那么重?虹桥盘那帮人一个比一个纤细, 下手前斟酌一下啊。”

“又不是我打的。打人的那个伤得更重,现在还在带伤受罚呢。虹桥盘长老已经接受了动手者的道歉, 不过消气可能还得再等个一年半载吧……”

“星点宴呢?爆炸跟燃烧差不多。”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负责联系那两家。”

“这爆得只有烟没有火, 星点宴不会来的。”

“我记得星点宴的研究内容中也包含了没明火的情况?”

“直说了吧,星点宴根本不愿意踏进赤乌宗大门,他们管进来叫以身饲虎。”

清纯短发气质美女野外梦幻唯美非主流风格摄影图片

我:“你们为什么这么欺负星点宴和虹桥盘啊?保持礼貌距离不好吗?”大门派仗势欺人的传言形成你们赤乌宗是第一大责任人。

“其实吧, 你们云霞宗伤在我们手上的也不少。”

我:“那不一样。打得有输有赢叫切磋,单方面吊打才叫欺负。顶级门派和二流门派的战力差距实在太大了。二流门派的长老才相当于你们家小辈。我们云霞宗弟子与你们的一般切磋, 最多就动到元婴期, 虽然说元婴期在我们云霞宗也是长辈,但比如我兄姐那种的,在给我撑场子的时候算成是小辈也可以,打起来不伤和气。但你们把二流门派的长老打伤了,这明明是外交事故。”

“二流门派没你想得那么脆,尤其是那些撑过了两三次大灾难的, 个顶个的难缠,并不是没有制约顶级门派的手段。比如如果我们跟器宗冲突起来,即使我们大乘期动手了,器宗也不见得会吃亏。”

我:“器宗的底子跟星点宴他们可不是一回事。星点宴和虹桥盘一直偏柔弱,不像器宗早就有正面刚大乘期的经验。”

“合欢宗也能制约我们。”

☆、06029-惹

我:“别岔开话题,现在只说星点宴和虹桥盘。”

“你打抱不平来了?”

我:“看看你们这围住我的架势, 我怎么说在这里惨嚎一嗓子很可能可以惊动你们家大乘期长老来救场,但那两家能指望谁?指望你们自己收手?”

“那两家每次伤在我们手上时伤他们的人从来没好过过,然后我们还得额外给出赔偿,每次他们都是赚。”

我:“用长老的伤来赚你们一点赔偿?很稀罕吗?你们的赔偿是能帮他们养出化神期还是能提升他们养出元婴期的概率?还好意思一脸愤愤不平?”

我被攻击了。

可能赤乌宗弟子并不是觉得我说得不对,可能他们自己也承认堂堂顶级门派欺负二流门派不好看,但脾气上头时,不管是欺负二流门派还是欺负说出公正话的人,都得先做了、把脾气发泄出去才行。赤乌宗的修炼路子就是不忍耐、有火就立马释放。

好在他们动手的次数虽然多得过分,但很少闹出不可逆伤害,是稍加赔偿便能糊弄过去的小矛盾,甚至连涉及讨债处的事件数量都不算太爆表。

我一边躲一边扔了一株灵植到那棵杂红色的小树旁边。与小树差不多高的草本灵植很快扎根在土中,叶子还勾搭上杂红色树的枝叶,接着仿佛是吸收了颜色一般,原本主体是绿色的草本灵植开始泛红,而小树的斑驳杂红开始调整色块排布,似乎伤眼度降低了。

对我的攻击停止了。

我傲慢状:“给你们一个求我的机会。如果把我求舒坦了,我就给你们表演植物变装。”

“要是我们求了你但你最后没成功让植物变装出让我们满意的颜色呢?”

我:“那你们就亏了。到时候打得中我就让你们打我出气,打不中就算你们活该。”

“你有几成把握?”

我:“几率这种事情,要么发生,要么不发生。我现在说我有九成九的把握,但最后出现的是那零点一成,难道你们就能接受了?”

“哟呵,我多少年没见过外门派弟子在赤乌宗内这么嚣张的了?”

☆、06030-天赋

我:“说两句话就叫嚣张了?我还没呼朋引伴对你们动手呢。明明是你们对我动手更显嚣张气焰。”

“我们动手也是被你气的。”

我:“你们因为冲动吃的亏还不够多?”

“释放自我、解决后患,就是我们的修炼方式。”

我:“所以你们始终没有办法研究出适合你们使用的稳定养及炼制火色事物的方法。”

“……你知道重点了?大乘期们都不知道。”

我:“哪来的不知道?这么明显的事情,你们家长老不说是不肯承认、还指望奇迹发生,觉得说出口就过于定论、难以更改;其他门派的大乘期不提是因为这事太蠢了,他们懒得说,尤其不想对小辈说,更何况是不听人话、老是随便动手的小辈。”

我又被轰了一记。

我:“我也不说。不过可以让你们见证一个实例。”

“就这两株灵植?如果我们看到了它们变化的过程,你凭什么觉得我们无法复现?”

我摊开两只手,各凝出一只内含火焰的冰鸟,两只冰火鸟浮到空中,然后我又凝了两只,接着再两只。六只并排浮好后,我挑衅:“这些你们以前就见过,现在再给你们示范了二乘三次,来复现一个我看看。”

赤乌宗弟子们:“……”

我:“有些事情真的是要讲天赋的。如果看看别人示范就能学会,那修真界也不会分那么多门派。昆仑把他们的日常训练直播给世界看,然后世界都成为优秀的昆仑弟子。你们觉得这种方案现实吗?”

赤乌宗弟子咬牙:“赤乌宗弟子的资质不比昆仑弟子差。”

我:“天赋除了优劣的区别外,还有方向的差异,不然你们为什么不进昆仑?同样一百分的资质,一个天赋在攻击上,一个在养殖上,这两人也不适合相互学习啊。”

“你这燃烧出的火焰很漂亮,但它并不是独立出来的火红色,这个红是依附于火焰的,不能挪到其他物品上。我们是需要将红提取出来用在任何我们想要的地方,而不是只用来当装饰品。”

我:“你们觉得,如果脱离了赤乌宗身份,脱离了你们这些人,暴脾气值得你们维护吗?”

“我们干嘛维护外人?”

☆、06031-谈交易

我:“对啊,你们也知道‘依托物’的重要,那么你们怎么会觉得脱离了火焰的火焰红能够完美呢?我的傲慢只有在我身上才是可爱的小少爷脾气……”

“一点儿也不可爱。”

我:“运筹帷幄只有在我们家大师兄身上才让人又恨又敬……”

“被厉害谋略算计的人都会对用计者又恨又敬,这是谋略的魅力,不是姜未校的魅力。”

我:“生孩子只有放在我爹身上才能长久地震惊世界……”

“任何化神期生孩子能都长期震惊世界。”

“你会不会举例?部都漏洞百出。不会举例就别举,直接说你的结论。即使缺乏论证过程会显得结论苍白,也比你用毫无证明效力的错误例子让结论一出现就显得像已经被推翻强。”

我:“好吧,结论就是:买火红冰雕吗?算你们高价。”

“等会儿,卖高价还故意说出来?有特别提一嘴价值的不应该是‘给你们打折’‘算你们友情价’这类的吗?”

我:“也行,如果你们坚持,那么算你们‘面子情高价’。”

“喂,冰雕先放放,你那个吸色灵植,快把杂红树的颜色都吸干净了,杂红树已经往纯白透明方向在变了。”

我:“慌什么?我的火红冰雕外层冰也是纯白透明的,最终成品就是火红。”

“你想在树内也烧一团火?”

我:“本来就有内里包含火焰的灵植。”

“所以你要将这棵本来不是那类的灵植也改造为那类?你们家种植师没有告诉过你不要随意扭曲灵植的生长吗?如果我们希望灵植换造型,我们应该诱惑灵植或者与灵植谈交易,而不是用武力逼迫。”

我:“我哪里逼迫了?用武力威胁我和灵植们的不是你们吗?我确实就是在与灵植谈交易,通过吸色灵植谈的。那些斑驳的红色让杂红树略感不适,吸色灵植帮杂红树吸去了杂红、让杂红树轻松了很多,但轻松之后杂红树又觉得缺了些什么,体内空落落的,于是吸色灵植又建议杂红树可以重新生成单一红。”

我:“吸色灵植说‘单一红就不会让你感到杂乱,又让你有了色彩不显空荡。就算有了单一红后你还是觉得不舒服,我也可以帮你再吸色一次。试试没损失。’”

我:“杂红树觉得有理,便同意试试,并说‘为了报答你帮我吸色,等我的颜色定下来后,我这批结的所有果子都归你。果子比我的身体更凝聚了颜色的力量,应该对你有好处。’”

我:“吸色灵植说‘既然你已经发现我需要颜色的力量,那么你就应该明白我帮你其实只是为了拿到你的颜色而已,并不是纯粹的为你服务。’杂红树说‘现阶段的吸色是我们互利,但之后试验单一红就是你帮我了,我当然应该回馈,而且,我也不想要这批果子了,因为它们还沉淀了一些你难以吸走的红色,把它们扔掉后我才能更彻底地调整好我的颜色。’”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1-11 12:35:37~2020-01-18 12:35: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陌 2个;冬日可爱、巧若、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珠z珠 240瓶;碳烤五花肉 70瓶;虫子虫子游啊游 60瓶;“★” 50瓶;盗文带我入坑 30瓶;祖传骨科 27瓶;凤箫云动 26瓶;浮生未歇 22瓶;兮子。、咕咕咕? 20瓶;如水白开、一缡蝶幻影一 10瓶;冬日可爱、云水禅心、晴天小猪929 5瓶;何以解忧 4瓶;汪鸿钧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